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苗苗的男友和狗上-(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5:01 阅读: 来源: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苗苗,嫁给我。”文艺单膝跪地,一手举着戒指,一手捧着玫瑰花。“苗苗,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嫁给他,嫁给他。”周围的人跟着起哄。苗苗没想到文艺会在这种人群距离的地方求婚。“他可是一个内向的高冷的人啊,他一定是很爱我了。”“我愿意。”苗苗伸出一只手给文艺,文艺像对待珍宝一样,给苗苗带上戒指,深情的吻了苗苗的手。苗苗接过玫瑰花,不好意思的笑了,轻轻的吻了文艺的脸。文艺抑制不住激动的抱起苗苗转着。钻戒里倒影出他们的幸福。

文艺和苗苗很快的步入了婚礼的殿堂。那是一场盛大而奢华的婚礼。苗苗的婚纱坠满了钻石,她朝着文艺走过去,钻石发出耀眼的光。“妈妈,那个姐姐的衣服好漂亮啊。我以后结婚也要这样的礼服。”“你看人家文艺给苗苗买的礼服多漂亮。全是钻石,太漂亮了。两个人站在一起真配!”总之,大家都觉得苗苗和文艺是最配最配的。文艺的好兄弟,大左。就是当初和文艺一起追过苗苗的那个大左,也不得不承认文艺比自己更适合苗苗。

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婚后不久,文艺被货车司机撞了,出了车祸,急性大出血,抢救无效,去世了。苗苗整天以泪洗面。货车司机赔偿了苗苗一大笔钱。“文艺不在了,我要这些钱做什么呢?”苗苗想着以后的日子哭得更加心酸了。

大左在文艺去世之后,主动跑来照顾苗苗。他总是跟苗苗开玩笑的说:“苗苗,家里没个男人是不行的,你看我怎么样。出得厅堂,进得厨房。而且,咱结实。绝对把你照顾得很好。”其实,每次说完这些话,大左心里都紧张死了,他多么希望苗苗能答应他啊。苗苗每次都说:“大左!你是个好人。不过,我还是忘不了文艺。”

日子就这么平淡的一天天过去了。苗苗渐渐从失去文艺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她用文艺当时的赔款开了一家小店,还换了一座房子。苗苗的小店还算是生意兴隆,大左还是像以前一样,经常过来帮忙,风雨无阻。

有一天,下了很大的雨,街上看不到一个人。苗苗坐在店里,对大左说:“大左!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一下雨,大家都不出门,我的生意都没法做了。”大左拍拍苗苗的肩膀,“会好起来的,别着急。”大左看着苗苗的脸,还是像初见时那样漂亮。“苗苗,你脸上有东西。”“哪儿呢?”“在这里,我来帮你弄吧。”大左一手轻轻抬着苗苗的下巴,一手帮苗苗弄脸上的东西。“是一根睫毛沾在眼睛那里了,苗苗你把眼睛闭上。”苗苗闭上了眼睛,他们两离得很近。大左弄完苗苗脸上的东西后,看着苗苗的嘴唇,有一种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他的嘴离苗苗越来越近。“汪,汪。”一阵小狗的叫声打断了大左的行动。

苗苗睁开眼睛,发现一只全身湿透了的小狗挣扎的爬进苗苗家的店。它抖了抖自己的身体,水甩得到处都是,它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苗苗,苗苗忍不住走过去抱起他。“大左,你看他多可爱啊。”苗苗甜甜的笑了。“大左,我要收养它。”苗苗摸摸小狗的头顶,小狗就着苗苗的手反蹭着她。“啊,好可爱啊。以后你叫可可好了。”苗苗对大左说:“以前,文艺一直说要养只狗,可是,一直都没时间。现在,有了可可,可文艺不在了。”苗苗想到文艺年纪轻轻就离开了自己,委屈得眼底起了泪花。大左走过去抱着苗苗,“以后,我和可可一起陪着你呀。”

有了可可的陪伴,苗苗一天天开朗起来。文艺走了之后,苗苗就很少笑了。现在,苗苗变得乐观起来。可可一天天长大,它除了苗苗谁也不理,只跟着苗苗。就像当初的文艺只爱苗苗一个人,对其他人都特别高冷。

苗苗发现可可还有特别像文艺的举动,它吃饭一定要坐在文艺最喜欢的椅子上,晚上睡觉的时候,它会给苗苗盖被子。然后,睡在苗苗旁边,抱着她。

大左每次来的时候,可可就会莫名的很伤心,连它最爱的排骨也不吃了。爱吃排骨这一点也很像文艺。苗苗开玩笑道:“大左,我可不能嫁给你了。要是嫁给你,我饿可可可能会伤心死的。”对了,苗苗已经答应了大左的求婚。她还是被大左细水长流的关怀给打动了。可可听到这句话后,不知道怎么的,以后大左再来的时候,都表现得很开心。苗苗和大左不知道的是,每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可可都会背着他们,在角落里伤心的盘作一团。

苗苗和大左结婚后,很快地,苗苗怀孕了。十月怀胎后,生下一个儿子,苗苗取名叫左文武,小名文文。大左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脸黑了。苗苗察觉出大左的不高兴,解释到:“大左,我希望咱们孩子以后能文武双全。

大左知道苗苗心里还惦记着文艺,他变得越来越阴沉,对苗苗爱理不理的。苗苗觉得很伤心,结婚前,经常对我嘘寒问暖的。婚后,却这样。苗苗轻轻地哄着儿子睡着后,坐在儿子身边,黯然神伤着。“要是文艺在就好了。”苗苗心里想着。可可爬到苗苗身边躺下,用头蹭蹭苗苗的手,苗苗把手放在可可头上抚摸着,就像他们初遇时那张样。

大左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他开始不许苗苗出门,在他发现苗苗有一次想打电话向别人求助的时候,大左一个剑步,抢过苗苗的手机狠狠砸在地上。那天之后,他没收了苗苗的手机和电脑,断绝了苗苗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大左开始喝酒,成箱成箱的喝。喝醉酒的他对着苗苗破口大骂,可可总挡在苗苗面前,对大左龇牙咧嘴的低哮,它露出锋利的牙,做好随时扑上去狠狠咬大左的准备。

未完待续

油漆运输车价格东风3800轴距易燃液体厢式运输车厂家

江西镀锌凹槽管凹形管生产厂家带槽方管

东莞桥头水口料上门回收

亳州DN210玻璃钢电力管各项性能指标

驻马店外径225PE电力管热熔加热温度

强劲颚式破碎机泰安移动型鄂式破碎机厂家

不等边角钢防腐蚀角钢三亚角钢角钢精选厂家

东莞大岭山充电线今日报价

甘肃办理道路清扫保洁服务企业资质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