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梅新育不能无条件充当欧洲提款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1:01 阅读: 来源:金红石钛白粉厂家

梅新育:不能无条件充当欧洲提款机

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研究员梅新育(资料图)  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在欧盟经济和对华经贸中所占份额有限,即使欧洲五国真的陷入主权破产,也不可能将中国拖垮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无疑是当前威胁全球经济稳定最火烧眉毛的议题,而不管如何救援,首当其冲的问题都是钱从何来;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扩容所需资金高达万亿欧元的天文数字,“找钱”更是欧洲决策者与稳定基金管理者的当务之急,外汇储备冠全球的中国再度被期望“救资本主义”,实属势所必然。那么,中国该如何处置?  从中国自身利益出发,中国当然不愿意看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恶化,而且以合适条件参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救援、购入相关欧元区债券也符合我们对外资产管理的目标和原则。然而,我们又必须看到,由于种种原因,目前我们对欧洲的直接投资权益保障程度还不高,特别是对欧洲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和大型企业的投资,要承受相当大的政治性风险。  中国平安集团此前投资比利时富通集团,一度被视为中国金融业对外直接投资的里程碑,结果被比利时等国政府以“反危机”的名义对富通集团全部优质资产实施了“蚕食式征收”,平安集团不得不满怀苦涩地将这笔巨额投资全部核销,此案也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海外资产遭遇的最大征收案,损失远远超过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以敌国身份冻结中国资产。  此次欧债危机升级,不少欧洲金融机构陷入困境,资金充裕的中国金融机构本来可以借机大手笔购入欧洲金融机构股权,但没有中国金融机构出手,重要原因便是平安的前车之鉴令中国同行对欧洲望而却步。  在这种情况下,既然达成新的中欧投资保护协定非一日之功,在考虑到欧洲社会福利制度和劳动力市场需要经历深刻的改革才能具备较为适宜的投资环境,我们还不太适合马上对欧洲开展太大的直接投资项目,那么,购入相关欧元区债券,用国家信用取代企业信用,就不失为我国对外资产管理的一条避险之道了。  尽管如此,中国对在欧洲投资的目标和布局肯定有自己的考虑,不可能听凭欧洲方面自行安排。毕竟,能闹出这样一场危机而拖累全球经济,这个事实本身已经足以让世人对欧洲经济管理的能力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把天文数字资金交给这些人自行安排,是对中国和世界经济的不负责任。作为现实和潜在的债权人,中国必须为自己的救援索取一定条件。  由于近年的次贷危机和由此发展而来的美欧主权债务危机,与1980年代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和1990年代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危机不同,危机策源地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占据国际政治经济体系核心的西方国家,债权人权益得不到保障的风险由此大大上升,我们更有必要重视救援条件和形式了。  某些欧美人期待中国资金为其扶危济困,却不愿意为此付出代价,只愿意中国为他们充当无条件的“提款机”。我们不指望所有欧美人都能理解,但我们希望大多数欧美人能够理解我们必然会提出的正常条件。1980年代至本世纪初,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接二连三爆发债务和货币危机,美欧方面索取的救援条件那才真是苛刻。  看看1982年墨西哥爆发债务危机后美国牵头组织40亿美元救援资金的条件吧!这40亿美元包括美国购买墨西哥石油(作为美国国防部战略储备石油)的预付款10亿美元,中央银行贷款15亿美元,用于进口农产品的贷款10亿美元。美国购买墨西哥石油的10亿美元预付款一箭双雕:一方面迫使墨西哥放弃了多年来拒绝扩大对美国出口石油的政策,宣布将对美国出口石油占墨西哥石油出口总额比重从52%提高到72%;另一方面索取了高额折扣,使美国给予墨西哥的这笔贷款实际利率超过30%。此外,墨西哥必须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签署条件苛刻的整顿国内经济协议。更有甚者,美国在救援协议初稿中还要求墨西哥为获得救援资金支付1亿美元的服务费,只是由于墨西哥方面不惜中断谈判以示拒绝方才作罢。欧洲1980年代向重债国家、1990年代向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国索取的条件与此相比也不相上下。中国提出的是这样的条件吗?  对于中国而言,助一臂之力,帮欧洲度过难关进入一段能够持续相当时间的稳定时期,这无疑是最优选择;但倘若债务国不肯接受合情合理的条件,那么对其债务危机听之任之就是中国的次优选择。毕竟,深陷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在欧盟经济和对华经贸中所占份额有限,即使欧洲五国真的陷入主权破产,也不可能将中国拖垮。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